<em id='PiyK9aYx6'><legend id='PiyK9aYx6'></legend></em><th id='PiyK9aYx6'></th> <font id='PiyK9aYx6'></font>

    

    • 
         
         
      
          
        
              
          <optgroup id='PiyK9aYx6'><blockquote id='PiyK9aYx6'><code id='PiyK9aYx6'></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PiyK9aYx6'></span><span id='PiyK9aYx6'></span> <code id='PiyK9aYx6'></code>
            
                 
                
                  • 
                         
                    • <kbd id='PiyK9aYx6'><ol id='PiyK9aYx6'></ol><button id='PiyK9aYx6'></button><legend id='PiyK9aYx6'></legend></kbd>
                      
                         
                         
                    • <sub id='PiyK9aYx6'><dl id='PiyK9aYx6'><u id='PiyK9aYx6'></u></dl><strong id='PiyK9aYx6'></strong></sub>

                      益阳

                      2019-09-21 20:36:20 来源: 中国政府网
                      【字体: 打印

                      益阳清晨,我又一次路过学校那两颗百年兄弟古榕树旁,又看见在古榕树下读书的那三位女孩。认识这三位在古榕树下读书的女孩,还得从今年暑假说起:那是今年开始放暑假的第一天,我有事路过学校那两颗百年古榕树旁时就发现了有三位女孩在古榕树下读书。经认识她们三位的同事介绍,她们三位是某专业2015级、大三的同学小陈、小姚和小李。她们三人同住在一个寝室,正准备考研。难怪放暑假了别人回家了,她们还在这里紧张地学习,不管刮风下雨,不管酷暑难熬,天天一大早就来到古榕树下读书、复习。如今,在冉冉升起朝阳的辉映下,三姐妹身上洒满了金色的光芒,脸上洋溢着满满的青春气息,神态是那样专注、自信、靓丽、灿烂

                      鸡蛋之母

                      白娘子和许仙的爱情故事发生在唐朝,500年后的北宋,发生了鲤鱼精和书生张珍的爱情故事,故事的通用标题叫《追鱼》。《追鱼》较《白蛇传》知名度差远了,但故事中的红鲤鱼和白娘子以及西方的美人鱼一样多情似水。

                      是的,是非君不可。

                      风来雨过,窗映斜阳。修篱种菊于尘世之中,情在茶中,雅在字里,落花如烟,何处不是桃园?做一个简单的人,酒也入画,人也入画;宁静行走在长路上,拂过花香,拨云寻路,清风似水,何处不是竹林?做一个平淡的人,看一生流水,赏一路风光,爱而无言,最为温暖,得而不喜,最为平凡;懂得落花语,听的自然道,回忆当成笔迹,情思化作文章,流露的韵味漫长,表达的情感深沉;闲时落笔,半生诗意,闲时钓鱼,自然清静,闲时浇花,染香于衣;静时听风,花开遇逢,静时品茶,闲事无他,静时沉眠,梦里见己。

                      雨声响彻云霄,雨声成为正当的袭击者而对事事物物做出新的判断和解释,单薄的草芥无力反抗承重的雨季,便提前进入淤泥,进入大地。大地作为最后的承载者,也欲破裂而重新组合。人呢,逃脱了新生的危机和摧毁,从黎明的假我之境中瞬间坍塌,落入凡尘,落于午后无雨的阴沉与泥泞中。然而安静却又使他们在失去物质之后的自我之境中迷乱,癫狂,不知所措。物质以外的隐患一一呈现。

                      蝉声伴随着晚风散入了黄昏,翻开泛黄的书页,记忆开始安静地眺望远方,月听泉声,风卷起浮云穿过回廊,飘散一缕尘封的过往。

                      因为有了线上预约,我们很快办理了手续,进入了馆内。志愿者给了我一块牌子,轻声告诉我,出去用餐可以暂时返还。

                      益阳美酒佳肴尽收眼底,香气四溢,整个房间都在其笼罩之下。然而却没有一点食欲。虽是色香味俱全,但却犹如腐骨之毒。那饱满的微笑里流露出一双双冰冷的眼睛,让人食不知味,看着那些一杯杯豪情下肚,尽显英雄本色,然而却令人仿若骨鲠在喉。

                      我不否认,他们是对的,只是我无法做到什么时候都嬉皮笑脸的,我内心不认可的事,我能平静的倾听,和尊重对方的看法,但就是不能不断地点头说好。我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固执,不懂变通,可我就这一颗心,我骗不过自己,也不想骗别人。

                      借著到另一地方,那一切都很美,光和煦,微微的打著的拍,也唱著美妙的歌曲,像是迎我方的客人。看著馨的一切,片子融化了,心中那渴望久的一感慢慢溢了出。片子得太久太久了,她疲累了,需要一安。舒心。馨的境自己休憩。片在歌。不有事的候她想起自己曾的那些美和。

                      长大的我背井离乡,踏上距离家乡几千公里远的陌生的土地,体验着陌生校园里的一个个惊奇又惊险的活动。而这一切背后,就像所有经历过大一的学子一样,开始疲了。年少的时候真的是精力充沛,能养活那么多无畏的情怀。而现在的我,早已褪下了那层轻狂的外衣,变得愈发宽容,与陌生的人打交道不再显得那么拘谨,每天坚持着良好的作息时间,早睡早起,养生一般。有时候也会怀念年少时的疯狂,怀念那时候的单枪匹马,一腔孤勇,奋不顾身。戾气这东西,就像《重庆森林》里的凤梨罐头,赏味期限仅限于少年时代,过了,就再回不来。

                      庭院风来梅如初,山间月起影疏疏。最安静的山林不过夜晚,晚风在我的周围挑逗着狗,追着荧虫跌入了花的怀抱,惹得一身芳香;明月和猫约会着清新,就在树枝上,月中的猫勾起一片夜色,安静如初;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是星星,公鸡啄着藏在云里的星星,喂给了池塘里的莲花,做了装饰;我喜欢深色的夜,总是能挑灯看它优美的文字,唯美清新的是它的特色,安静平和的是它的意境;我喜欢深沉的夜,总是能细读它绝美的诗篇,读懂了破碎的落花,能安静下来泡茶煮酒,举杯邀月,就是淡然;体会了起伏的波澜,能不悲不喜看庭前花开,揽一片星空入怀,就是释然。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
                      回到顶部